准入截止前3小时川足搞定材料 谈不成合作因开价


准入截止前3小时川足搞定材料 谈不成合作因开价高

未来生存还是个问题。对于一个低水平的联赛球队来说,升级意味着更大的关注和更多的业务收入,但这个冬天似乎有一个反例。

刚刚作为2018赛季中国B的冠军冲进中国A的四川安纳普尔纳俱乐部,已经濒临倒闭。

早前俱乐部公开喊了好几次,说球队财务有问题,如果没有外来资金进入,就要被迫进入破产清算程序。

幸运的是,在最后一刻,球队在收到资金后终于成功了,但这支球队的未来依然难说平坦,这也是当前中国足球在寒冬中经历的一个缩影。

2018年10月27日,四川省成都市,四川省安纳普尔纳2:0击败盐城大丰,获得中国a组资格。

他直到最后一刻才活下来

刚刚结束的2018赛季,四川安纳普尔纳在中国乙级联赛中获得成功,这是十年后四川足球重返中国乙级联赛,无数四川球迷为这支球队的胜利欢呼雀跃。

一个赛季下来,安纳普尔纳不仅拿下了中国A名额,还以16连胜创造了中国职业足球最长连胜纪录,以27胜4平的不败战绩夺冠,是四川足球史上第一个职业联赛冠军。

这样的B级霸到了A级能发挥多大的能量,让很多人期待。

但我没想到的是,在中国A新赛季开始之前,这支堪称中国B霸主的队伍,因为资金问题,差点荒废了武功。

事实上,早在上赛季进攻A的关键阶段,拖欠工资的问题就已经在四川安纳普尔纳暴露出来了。四川著名足球俱乐部马明宇坦言,当时球队已经拖欠工资一个月了,他也呼吁外界,希望四川有实力的企业或个人能参与到俱乐部的成长中来。

然而,在贾充取得成功后,该团队在引进外部资金方面未能取得进展。新年过后,俱乐部的财务状况依然没有好转。1月6日,团队发表声明称,俱乐部因资金困难寻求省内外企业合作。

然后,1月9日凌晨,俱乐部再次发布紧急声明,称俱乐部必须在1月10日下午5点前至少结清相关资金2000万元,否则将失去中国甲级联赛资格,被迫破产清算。有一段时间,四川球迷很恐慌。

1月10日下午3点,马明宇向本报记者透露,我们还在努力。俱乐部的财务问题一直持续到最后一刻。

幸运的是,在这个关键时刻,俱乐部终于成功了。1月12日,据《四川日报》报道,在中国足协规定的联赛参赛材料提交时间前3小时的下午,四川安纳普尔纳的工作人员终于带着在2019中国甲级联赛注册的相关材料登上了飞往北京的航班。

四川安娜普尔纳2:0击败盐城大丰

未来的前景仍有待观察

2019赛季甲联赛报名相关材料包括球员签字的薪资奖金表。此前,四川安纳普尔纳因拖欠工资无法获得球员签名。

据《四川日报》报道,直到12日下午,四川省某知名企业才愿意为球队争取2019赛季第一名提供资金保障,将最快时间解决拖欠工资和奖金问题。

随后,俱乐部负责人兼主席何亚萍向球员们说明了情况,然后拿到了球员的签名表,立即安排工作人员飞往北京向中国足协提交材料。

但是,虽然燃眉之急已经解决,但这家俱乐部的未来前景仍然不可预测。

首先是团队未来的生存。目前俱乐部和企业合作的金额和方式还没有正式公布。如果没有长期稳定的资金投入,即使你成功体验了中国甲级联赛,俱乐部的运营也很难继续下去。

然而,俱乐部需要大量的资金来支持。

安纳普尔纳董事长何亚平曾在冲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大胆表态,表示将在2021赛季前冲向,争取在2019赛季提前实现这个目标。

但很明显,没有外界的帮助,安娜普尔纳无法提供足够的资金。何亚萍自己也承认,即使只想在中国A站稳脚跟,每年也需要投资1-2亿。

要实现超车计划,每年需要投资8000-12亿元,仅靠投资人的感受很难实现。

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,这次很难与四川安纳普尔纳的外部企业达成合作,这是双方不能谈价格的重要原因。

为了保证中国A的生存甚至赶超,俱乐部开出的价格并不低,所以虽然有企业和俱乐部有过接触,但是在价格问题上很难达成共识。

疯狂烧钱的时代已经过去

据了解,安纳普尔纳抢滩后的原计划是通过招商引资和冠名的方式获得1亿至2亿;围绕粉丝的发展已经达到5000万到1亿;与当地企业合作,赚了2-3亿元。再加上来自股东层面的资金,这样才能满足团队的需求。

具体到个人投资项目,团队冠名权8000万,胸部广告4000万,背部广告2000万,臂章广告800万& hellip& hellip等等。

这个价格在今天的市场上不算太低。要知道2017年顶级球员北京国安的广告价格只有后排2500万个座位(总共两个座位),臂章广告1200万。中国A队以的价格卖赞助肯定不容易。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。

此外,由于俱乐部拖欠工资和奖金,在没有外部资金的情况下,面临破产和解散的风险,在谈判中也处于不利地位,一直拖到最后一刻。

何亚萍此前透露,安娜普尔纳接手俱乐部三个赛季,投资超过2亿元。平均每个赛季投入7000-8000万,对于现在的贾充队来说是一个正常的水平。

但是随着中国足球的虚拟之火逐渐消退,愿意烧钱的企业也在减少。

其实这个冬天,除了四川安纳普尔纳,还有很多俱乐部遇到了财务问题,比如上海樊深、海南博英、云南胡飞、深圳人人雷曼、宁夏山雨海& hellip& hellip其中一些团队失去了支持,消失了。

就连延边富德、辽足等曾经的球队,现在也面临着资金困难。前者被曝欠税2.4亿元,无法偿还,辽足拖欠8个月,直到12天准入期限,欠款才最终补齐。

中国足球烧钱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。对于很多球队,尤其是低水平的联赛球队来说,活下去已经成为目前最重要的任务。

根据张庆对记者的分析,前几年的金元足球走势是抬高门槛、造成现状的因素之一。我们的金字塔结构还远没有形成,顶级联赛(投钱),下面中国A和中国B的很多球队都遇到了钱的问题。当大量资金流向头部推高成本时,底下生存压力会很大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admin | 3613885717@qq.com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